来自 汽车资讯 2020-01-20 22:0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必赢电子游戏娱乐 > 汽车资讯 > 正文

多做些实事,自己作主车企怎样在战略层面进步

邹家华同志去年参加我们的研讨会,他来坐这儿没有发言,他回去跟我说耳背没听到大家的发言,你把稿子打印我看一看,这样我把当时左同志的发言还有其他人的发言都给老人看了,80多岁的人看得非常仔细,看完给我们很高的评价。

7月31日,由中国国际贸促会汽车分会和中国国际商会汽车行业商会主办的“中国汽车品牌突围之道”研讨会在银川举行,会议得到银川市政府、多家自主品牌车企和新浪汽车等多家主流媒体的支持。以下为“中国汽车品牌突围之道”研讨会第二次圆桌会谈的发言实录:

新浪汽车讯主题为“挑战与变革”的第四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4月7日在位于北京望京的昆泰酒店举行,包括众多中国汽车工业界人士在内的各界精英人士,由此能够在一起碰撞观点、激浊扬清,共同凝聚中国汽车未来的力量。在论坛上,奇瑞汽车股份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尹同跃、中国长安汽车集团总裁邹文超、中国工程院院士郭孔辉、中国欧洲经济技术合作协会会长徐秉金共同参与了《自主品牌汽车变革之难及应对之道》的讨论,以下是论坛实录。

我们研讨会的目的,就是按李克强总理批的,中国汽车产业创新应该重视,怎么重视?我们谈这个,不是谈企业的具体情况,具体情况我们接触不了。自主汽车产品发展应该怎么重视怎么搞?搞的过程当中有什么问题,这些问题怎么解决,这是今天要谈的主题。

图片 1

何鼎弘:下面进入第四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第一分论坛,有请分论坛的主持人汽车商业评论杂志主编贾可博士,讨论主题是自主品牌汽车变革之难及应对之道。

多做些实事,自己作主车企怎样在战略层面进步本人品牌。再一点,安总刚才讲了关于品牌说法的争论,一个是中国品牌一个是自主品牌的争论,我认为这个毫无意义。我们是自主汽车,中国为什么要搞自主汽车?当时提出这个事情的时候好几个人打电话问我,那是2000年包括几个部长打电话,包括陈德铭打电话,徐秉金同志你解释一下什么叫自主汽车。我说自主汽车就是有知识产权的属于我自己的就是我的车。现在马路上跑的很多车合资品牌产权不是我们的,桑塔纳合资多少年了,是我们的吗?不是。

丁洪:非常感谢三位非常精彩的观点,也感谢何醒言先生的主持。接下来是互动讨论第二场,有请汽车观察杂志总刘小勇先生上台,为我们主持这一环节,同时请互动嘉宾华晨汽车整车事业部销售公司副总经理马晓峰;比亚迪汽车销售公司总经理舒酉星;奇瑞汽车销售公司执行副总经理王朝云;宁夏汽车大世界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涛先生商场;

主题1:自主品牌汽车变革之难及应对之道

自主汽车是来自于自主创新,我不再评论这个,汽车工业协会曾经有这个疑问,我说你们搞都可以,别在品牌这俩字上下工夫,毫无意义。品牌不是说的,而是经过市场大家认可的,所以叫做自主汽车,叫自主汽车坦率讲已经得到中央领导的认可。当时问到什么程度?自主汽车的自主英文怎么翻译,这个我们报到国务院有关领导那儿。我们希望中国自主汽车今后能成为自主品牌,不能说有自主俩字就政治性太强了,有点政治也应该。现在中国不应该强调政治搞自主汽车吗?我们现在两千万辆汽车市场,大家都有车坐,满大街跑汽车,汽车不是简单的代步工具,没有好的发动机没有好的变速箱没有好的基础工业造不出好汽车来,真要打起仗外资一撤走你能拿出发动机跟人家比吗?你得有自己的东西。

刘小勇:各位听众,现在坐在台上的观众和台下的听众感受是一样的,有点困,困境可能和品牌也是一样的,它都是靠时间积累的结果,我觉得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开了一下午的会,我想尽量快,我们用40分钟这个环节完成。第一场主要从战略谈了品牌提升的想法,这一轮我们的重点就侧重于战术层面,我想今天在座的这几位老总前面做了主题发言,先请各位老总从战术层面简单、概要的谈一下自己对中国品牌品牌力的提升,如何从策略方法方面提升,谈一下自己的想法,我们首先有请一下马晓峰。

贾可:今天的时间过得太快了,大家的演讲又非常精彩,但是上午的环节还有两个议题的讨论,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但是我觉得精彩应该让它继续。所以接下来的第一个分论坛的研讨是自主品牌汽车变革之难及应对之道。刚才大家的演讲已经说到了自主品牌正在变革,自主品牌遭遇到很多的危险,自主品牌也在想寻求一种突破,变革之难到底难在哪儿,我能想到的就是体制的变革,很多人说中国汽车行业可能要靠民营企业,因为民营企业体制好。也有论点认为国有企业技术实力雄厚、资金也雄厚,要靠国有企业。但是这个体制的问题怎么办?到底在国企条件下能不能做好中国的汽车业或者是不是都要靠民企。中国汽车的技术相对比较差一点,正在努力爬坡,这个技术升级之路又是很难的,这个变革怎么办?还有一个是我们品牌的形象,因为这么多年来集中在中低端产品,品牌形象相对也比较低,这也要往上突破,也是变革。变革涉及到很多,围绕这些问题,刚才大家的演讲已经部分谈到了,现在我还是想有请老一辈的专家以及现在的精英领袖上来跟我们一块继续探讨这个问题,我们有请奇瑞汽车董事长、总经理尹同跃、中国长安汽车集团总裁邹文超、中国工程院院士郭孔辉以及中欧经济技术合作协会会长徐秉金四位前辈和专家跟行业领袖上来跟我们一块来分享刚才的话题。

以色列那些美国的战车,如果真是遇到那个情况中国人怎么办?合资企业当时合资出去几个老人家都在,当时都是见证人,当时提得非常清楚,一汽搞中国自主汽车,二汽出口导向为主,不出口部批这个项目,这是在北戴河会议上讲的。当时没有钱又没有技术,还要上汽车,一开始请人家来不来,我们只好合资,合资的目的是搞我们自己的汽车。通过大家讨论充分发表各种不同的意见,我们汇总能给领导做参考就做参考,做不了参考也是我们自己的资料。

马晓峰:各位领导、各位媒体,下午好!刚才几个兄弟单位的老总讲了很多,也涉及到产品的战术方面,不光是品质问题,战略战术问题也讲了很多。我负责整个华晨汽车整车事业部的工作,华晨汽车跟丰田合作大概有20多年的时间,跟宝马也有十多年的时间,所以我们的介入是商务车和乘用车,当然还有合资品牌这一块。对乘用车这一块,刚才我一看兄弟单位量做的比较好,中华这几年市场波动,当然我们也会根据市场的需求对产品进行调整。商用车,大家都知道金杯对行业用车比较多,近期的时候我们也跟宝马,跟宝马一起研发了一款产品叫华颂,是高端的商用车。至于品牌的提升,我们也是借用宝马的团队作为我们后面的支撑,特别是商务车、乘用车不管是研发、销售、售后服务都是我们最大的支撑。

刚才我说到了几个自主品牌变革方面的难点,实际上我先从郭院士开始!大家分头来谈谈你们认为的中国自主品牌现在最难的地方在哪里?

图片 2

现在大家都知道目前的现状对一些整体的市场都有下滑的状态,但对特殊的行业,大家还是通过不同的去突破。不管是兄弟单位还是我们企业,未来都有市场的挑战,所以在这个方面,不管是从原创、研发、管理、技术,还是从推广方面都是有创新的氛围,如果不创新,对自己来说是很难走的一条路。不管是刚才讲的互联网的基础推广方式,包括银川会展,还有别的推广方式,都是我们创新的一个方法。如何去突破这一块,在座的各个主机厂都有自己的优势,作为华晨也认真的在想怎么把突破口做起来?把量做起来?把客户的需求做到最大化。

郭孔辉:自主品牌发展 政府采购需出力

刘小勇:再下面是舒总。

郭孔辉:积重难返,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从事汽车工业,我是跟中国汽车工业一起长大的,我学汽车四年,那时候汽车厂刚刚建成,汽车工业大致三个阶段,一个阶段就是计划经济时代,根本不需要品牌自主,有一个品牌就卖得很好,有一个车生产出来就卖得很好,那时候我郁闷的就是我们没有什么用处。文革大革命就不说了,第二阶段就是改革开放,我以为改革开放有技术需求,后来也没有技术需求,因为改革开放几乎就等于合资,合资了以后也没有对技术,特别是对中国的技术有什么需求。后来有一个转折,我觉得这个转折还是起始于奇瑞、奇利,大家认为是冒出来的“野狗”,后来干了几年还有点模样,打破了汽车工业的局面。后来国家逐渐也看到了我们必须要自主,后来中央才提出搞自主创新,要搞自主品牌,然后大企业在中央的引导和处境下逐渐大企业也开始搞自主,但是大企业搞自主品牌,很多人都觉得应该依靠合资企业,大部分企业都是合资的。

舒酉星:王会长、中国自主品牌的领导以及媒体朋友,大家下午好!我作为汽车行业的新人,今天第一次参加汽车贸促会的媒体活动,所以所言之处如果有不妥请多多海涵。比亚迪在中国汽车应该属于很新的企业,我们这个品牌短短十几年,从我们开始做第一款F3,到最新的产品上市,在品牌领域我们做了非常多的探索,但总结下来,我们认为在未来品牌要提升,找准自己的定位是最核心、最关键,到底品牌代表什么?能带给什么样的感受和体验?如何把感受和体验做到极致?做到最好?是我们品牌建设的基石。当然这中间会涉及到我们的产品和服务,以及我们对客户的照顾,满足客户的需求一系列活动,所以我觉得品牌的提升第一位要找准自己的定位,第二位围绕定位投入资源,投入我们的工作,用热情去做好。

中国工程院院士郭孔辉

刘小勇:非常感谢,下面有请奇瑞汽车的王总,您也是汽车界的老兵,您谈谈如何快速提升我们的品牌力。

合资企业怎么依靠呢?一个是很多人要搞合资企业搞自主品牌,因为合资是最强的,就让他们来搞,把希望寄托在合资企业,这是一方面。第二方面就是大企业搞自主这部分也得靠合资来赚钱养合资,它长期依靠惯了,要改变体制相当困难,觉得又累又不赚钱。从我们体制来看,我们改革开放后来基本上已经合资了,能引进资金多少算政治,很多地方政府都把这个作为第一政治。谁干自主好像谁是傻瓜,后来自主企业冒出来了,比如奇瑞。后来我觉得在国有企业的体制和机制没有发生重要变革之前,我们都把希望,就我自己来讲,我觉得更多的希望是寄希望于民营企业或者是接近民营企业这样的企业,因为大企业体量太大,转弯也不容易,他们觉得企业领导人要承担风险,他觉得也很难承担这些风险,所以他就小步地迈或者搞自主品牌都拿合资的一些东西,经过外方的许可,拿出来改换头面弄一弄就算是自主品牌,很多是这种状态。

王朝云:首先代表奇瑞营销公司对银川论坛的顺利召开表示祝贺,感谢王会长关心奇瑞,本来是高总来的,他忙,我就来了。

合资必须要改革,大国有企业的领导人我叫做副部级的临时工,四五年就得换别人干,所以大企业的行为都是短期性的。有些中央提倡的自主创新就是做做样子,所以这些大企业必须要改革。民营企业现在力量还比较薄弱,它一下子很难投入很多资金去搞这个,这个结打得很紧,要解开这个结相当困难。所以我说怎么办,就是要上下一起统一认识,从中央开始下决心我们支持自主,过去我们对自主品牌的支持已经很多了,国家收很多钱返回给自主品牌,就拿政府采购来讲,我不知道最新的数据是多少,我知道五六年前,政府买汽车的钱是七百亿,现在估计要超过一千亿。这些钱要是向自主品牌倾斜的话,我觉得是对自主品牌非常大的支持。但是我们很多官员怎么说呢,说我们要公平,要一视同仁,谁让你的质量不如人,谁叫你技术不如人,你活该,我就不买你的车。等着我们说要跟新能源汽车搞补贴的时候,马上就有些地位比较高的人说我们补贴对合资的外资进来的新能源汽车一定也要同样补贴,要不然就不公平。但是美国至今还在执行着一九三几年制定的购买美国产品的法律,在条件相差不多的时候必须买美国产品,因为政府采购的钱是老百姓的纳税钱,应该用于对老百姓的前途有利的方向。其他的日本、欧洲都有自己相应的做法,因为这很合理。我们总觉得我们加入WTO,中国人要宽厚,这违背了WTO的原则,美国人都不违反我们怎么违反了,我们有什么理由比美国人更阔气?我们要统一认识搞自主品牌,另外政府也要改变态度,要给更多的支持。另外我们的社会风气、社会文化包括媒体在内也要抛弃那种观点,很多媒体跟着装门面的大官一起吆喝,如果我们一开始制定政策对小车支持和倾斜,对经济型小车的支持,这正是我们自主品牌的强项,这样就把自主品牌扶持起来了。政府采购不要高档车,只有国外的车才是高档车,这样对我们自主品牌就没有支持了,我们的优势就是政府采购,就去支持高档车了。

按理来讲,我到奇瑞三个月的时间,应该没有发言权,但是还得说。到奇瑞两个感受,一个感受,工作时间,第二个感受是产品品质。有一天我遇到尹总,加班这么多,原来我理解有71个工作日,后来是75个工作日,去了三个月,今天稍微闲一些。

电动车,现在政府的指标定得非常高,市场上需求非常大的这种低速电动车,特别是二三级城市的需求量很大,高级的电动车跑不了那么快,也用不着规定那么高的速度,交通加以引导,可以发展,从优势很大的低速电动车切入,技术要求相对低一点的切入,逐渐往高端发展。现在低速电动车不用补贴,卖得非常好,三四万块钱,老百姓买的非常多,而且现在也有标准了,质量逐渐也提高了。所以我非常支持山东实验来做,所以我们在论坛上也要支持。

中国汽车品牌,中国还有多少品牌,像汽车这样受到全社会的关注,千军万马,花了那么多的资源,居然今天中国的汽车还做成这样?为什么?有很多很多答案,我们这些汽车人真的付出了很多的辛苦。做汽车品牌,跟做个人影视品牌不一样,明星还可以搞搞绯闻。这是我的第一个感受。

总之,上下统一认识,统一步骤,形成合力,创造自主产品的核心技术,我相信我们自主产业能够做好,就怕上下不同心,没有统一认识,社会风气扭转了,我相信我们自主品牌汽车很有希望。

第二个感受,我这次到奇瑞去了三个时间,每一款车开一下,很惊讶,从早些年的东方之子,不同的车品牌型号,每一款车都觉得非常好,精细化程度、高速的时候、静态时候都认真的看了一下,我觉得自主品牌能做到好,真是太惊讶了。为什么到市场低谷的时候,有的企业干的那么好,有的企业就干的不好,经销商骂,员工骂,一片的声音,今天是品牌突围之道,品牌,千讲万讲是生态圈,这个生态圈,龚总所在的生态圈,我们在的生态圈,这个生态圈不是那么美好,点点滴滴的小事觉得不是那么美好,我这三个月开自主品牌的车,中国的自主品牌真的好。比亚迪的车我也开过。我们不能要求政府,从自身要求起,首先要维护好和媒体的关系,汽车和明星不一样,搞不起绯闻,能不搞就不搞。可能我们自己交代清楚,没有搞好,还是从自身上搞好和媒体的关系。第二,维护好集团用车,出租车、驾校车,包括企业院校,把这些关系维护好。买了一个自主品牌,我很爱国,遭不起别人的冷眼,要维护好这些关系。再一个,跟经销商系统有关系的,想让经销商满意很难,我们怎么追求跟经销商长远的满意?过去不满意,眼下可能也不满意,但是追求和经销商以后的满意。我们也追求员工的长期满意,还要追求用户的长期满意。你现在买来觉得不怎么样,有各种各样的想法,但过了若干年你再回过头来想想买的车是好的,价值也是值得,你也做件正确的事情,做汽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要静下心来。

谢谢大家!

刘小勇:陈涛是宁夏汽车大世界的总经理,是今天唯一的经销商代表,您这个问题可以换一个角度,品牌应该是有价值的无形资产,它体现主要的差异化,品牌不是说为了战胜对手,主要是区隔对手,用差异化和独特的品牌内涵、个性,我想做一个简单的测试,你既卖合资品牌,又卖自主品牌,您能说出来他们的区别吗?就拿今天各位老总的车,看看您能说出什么亮底。

贾可:郭院士谈了两个变革,一个是大企业对合资的依赖有惯性,还有一个是一些官员上的思维僵化也是一种惯性,或者听起来是公平,但是这种是不是思维的僵化。

陈涛:感谢各位老总给的机会,我参加了八届车展,第一次坐在讲台上,所以要感谢组委会给我们企业一个机会,让我这么一个代表发表一下我自己的见解,中国汽车品牌,中国的文化是有历史,美国的文化、欧洲的文化也是有历史,我们传承什么东西?汽车不是我们的强项,我个人观点,瞎说一下,大家不要介意。中国品牌做不出特点,我们三十年的历史、四时年的历史和别人没法比,这里我比较看好比亚迪汽车,我做一汽奔腾的,但是我比较看好比亚迪汽车,吉利的李书福李总说的四个轮子,一个沙发,我觉得是四个轮子,一个电动机、一个电池够了,国外的汽车百年,不管发动机技术、变速机技术也好,我们再去追赶已经来不及了,我做汽车销售服务做了二十多年,深有体会,我们一直学习别人,模仿别人,刚才龚总、王会长讲的各个跨界往汽车行业渗透,渗透什么?思路,不管众筹还是网络销售新的观念,中国汽车,什么层面?国家层面品牌,一个是企业层面,一个是经销商层面,对不对?国家品牌做什么?中国汽车,你就把所有的政府、公共资源拿出来,电池也好、供电站也好,各种配套设施给各个城市做起来,中国的汽车行业,我非常有信心,咱们的电动汽车三五年,把电池做好就完了,就是一个电池、一个电机的事,我这是瞎,听了各位大佬的讲话,宁夏作为中国最小的省会,我是很小的经销商在这里胡两句。

徐秉金:中国自主品牌最大挑战是市场萎缩

徐秉金先生是中国加入WTO早期的参与者,对这方面了解得非常深刻,刚才郭老讲了美国有《买美国产品法》,中国一天到晚媒体上都是在讲我们要遵守WTO。我们有绕过WTO的办法吗?这种思维我们怎么变一下?还有尹总这边,他们不是大的国有企业,是地方国有企业出身的,现在大家对他的企业也非常关心,因为也合资了,很多人想不通奇瑞有什么要合资的,难道依赖病在他们身上发作了吗?还是另有想法?我想先请徐先生、再请尹先生谈一下。

中国欧洲经济技术合作协会会长 徐秉金

徐秉金:今天参加这个论坛,听到了很多主题讲演和教授专家讲的,我听了以后很振奋,得到很多知识。

今天主持人给我提出说中国加入WTO以后是不是就是原封不动地按照规则去办,我是这么看的。我确实有点切身体会,就问一个问题,美国人是不是按照世贸规则办的,美国人根本没按世贸组织规则办,因为这个规则对它有利的时候它就用,没利的时候根本不用,所以中国人不用把世贸规则像一个紧箍咒一样放在头上,没有用。一旦利益和规则发生矛盾的时候美国人首先想的是利益,根本不是规则。举个简单的例子,在日内瓦谈判过程中美国人公开指责中国说中国人保留非关税措施和配额产品是非法的,必须取消。这是在大会上提出的,后来我们回答,美国人现在有纺织品配额,是不是非关税措施?纺织品配额不但是保持了五年,还延期了三次达到了十五年。中国还还没加入世贸组织,你有什么资格说是违法的,你现在正在做就是违法的事情。它有的,它可以办,你要办,它就给你制造一些麻烦和矛盾。所以对世贸组织规则,我总体来看,我们要把它当做是我们在这个大平台体现中国大国的参与精神,因为它的规则是大家共同制定的,它的宗旨是自由贸易,但是在自由贸易的幌子下谁都不自由,没有真正自由,那么就要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运用世贸组织规则妥善来保护我们自己,这是我们应该对待这个规则的态度。

第二,今天的主题是“挑战与变革”,我认为自主汽车最大的挑战刚才几位专家都讲了,最大的挑战就是我们的市场空间逐步在萎缩,特别是对自主汽车品牌压力最大。我们谈了十多年的世贸组织,加入世贸组织以后,我们要放开市场,市场一放开以后,我们后续的工作很多没有跟上,因此目前中国的汽车市场基本是为国际大品牌进口汽车或者合资品牌服务。这些问题如果大家不充分认识到,对汽车行业今后的发展是后患无穷的。一个国家的市场是这个国家所在企业的生存和发展的空间,这是江泽民同志说的,是94年在一封信中提到的。在跟外国人搞合资或者跟外国人做什么事情要考虑如何保护我们的市场。现在我们的市场是什么样的大家都知道,我就不讲了。我们在整个汽车工业发展到现在五十多年,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有了长足发展,但是国际大品牌、外国大的品牌企业都在中国有了一席之地。

我们在2000年7月15日搞自主汽车展览会的时候,李长春、贾庆林、李源潮都去了,万钢也去了,还有很多副部长都去了,走到尹同跃同志的展台上,李长春讲了奇瑞是中国自主汽车品牌的一面旗帜,你们要把这面旗帜打好,我不知道同跃同志怎么考虑的,而且贾庆林和李源潮去的时候也问得非常详细,当时7月15日,一汽在长春有一个活动,没有来得及参加我们北京的活动,这是第一次,最后没有一汽的车,这个展览就有点太缺东西了,组委会从私人手里借了两件老红旗,往那儿一摆真的很漂亮,首长到那儿一看没有一汽,首长问我们也不好解释,也不能说是借的,说这是我们一汽中国自主品牌的见证,我们在50年代,一汽人就高举自主创新的旗帜搞出了自己的车,这是以前的历史。当时李源潮同志问了这句话,说他们没有来。这也说明了我们在自主创新的道路上,中国的汽车人不是没本事,是能干的,我们早都搞出了红旗车,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有搞起来呢?大家都分析了,这个过程说起来就更复杂了。我觉得现在必须弘扬我们自主创新,要掌握核心技术,这个东西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要下慢功夫,要从基础上做起。从零部件和核心技术上来做,这样我们一步一步的,才能真正有我们自己的知识产权的、属于我们自己的汽车。

现在的汽车企业绝大多数都是被跨国公司长昂的,跨国公司在中国合作的过程中,拿到中国来的汽车产品不会把最好的拿来,也不会把真正的基础给你,所以自主创新的问题是我们沿着这个路子,而且中央已经提出来明确的要求,我们要继续走下去。

最后,EFS咨询公司总裁讲的,一个外国人对我们自主汽车讲得这么好的,我还头一次听到,我看他的观点认识在某些方面比我们政府官员认识得还要好。我觉得很值得赞扬,希望他能多发表一些观点。谢谢!

尹同跃:与外资合作是学习如何经营品牌

尹同跃:有人统计二战之后,世界上没有汽车的国家或者没有汽车的工业体系的只有一个国家进行了突破,就是韩国,中国现在还不能真正称之为有我们工业体系的国家。我们压力也非常大,韩国当时的市场环境、政府政策环境也比我们现在好。我也多次呼吁,这是我们压力非常大的,而且我们现在也不能改变我们的政策环境。最重要的我认为企业还是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刚才我们也听了EFS公司的总裁说了一下对中国自主汽车的担忧,中国自主品牌的企业的生命力是非常强大的,我们要走出去,今年到了这么一种情况,中国自主品牌的企业也要反思,我们认为最大的问题还是我们自己,我们能不能不要叶公好龙,真正理解汽车工业的特点,真正理解汽车品牌的特点,我们挑战了什么,我们变革了什么,我们怎么采取变革,我们有很多企业,中国的企业年龄都很小,都是没有经营、管理方面的知识,很多东西都要摸索,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自己摸索。企业这几年哪怕市场份额在下降,哪怕利润下降,我们也要把产品做好,也要把品牌做上去。再围绕着做品牌、做产品,把产品做好,我们需要做什么样,我认为中国企业家真正懂得企业两个字,然后我们再去抓精髓,因为企业最后就是两个原则,一个是最终用户,一个是人,抓住这两点,我们一系列工作就能转变,我们的转变也是围绕这两点来做的。

奇瑞汽车股份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尹同跃

前不久我在北京遇到了一个领导对奇瑞公司非常关心也非常扶持,听说奇瑞也跟别人在合作,说奇瑞的小旗也不举了,也想榜大款,我跟他们讲了,国际化是我们的支柱,是自主创新的最终目的,自主创新是我们走向更高、提高中国企业竞争力的手段,这样的话,我们现在要做基层创新、体系创新和管理创新。中国许多企业还不知道品牌为何物的情况下我们要打造品牌企业,很多品牌企业东家换了很多,那么多年,品牌没有影响,我们要向这些企业学习什么是品牌,品牌实际是一种生活方式。我们怎么样让这些品牌体现出用户的精神需求,这个是需要我们最终把自己的品牌打起来,中国这么大的市场、这么大的范围,我们成长不出来一个世界级企业?我是充满信心,不管这个企业叫做一汽、长安还是奇瑞,中国一定会有1-2家会成长出去的。我想我们还是要有这个信心,还要有这个恒心。这个过程会非常痛苦,也会非常难,也会得不到很多人的理解和支持,我们到底把道理怎么说给大家听,我们必须在这方面走下去,就是我们要做品牌,做好产品,做好产品的基础是要先把体系建立起来,要聚焦资源,把一个产品做好,然后扩大我们的有效市场。EFS公司的CEO说的15万以上的中国人购买愿望只有3%,因为有品牌才有这个愿望,当初中国人购买中国汽车品牌的概率更低,这些年我们实际在进步,实际这个比例在增加,过去买家电的时候也没有很多人愿意买国产家电,现在不是了,现在谁到外国去,因为中国产品的品牌起来了,中国产品的质量值得信赖了,这是一个过程。我们对汽车工业未来特别是自主品牌企业充满信心,但是这个道路一定会非常艰难。谢谢大家!

贾可:尹总讲得非常精彩,讲得不怨天不怨地,就向自己开刀,杀出一条血路,包括现在的合资也是培养自己能力的一种方法。这些就是后合资时代的一种想法。

邹文超:自主品牌不会垮 可以死后重生

我现在想中国长安汽车集团的总裁邹文超先生,长安汽车集团也是中国的一个巨大的汽车集团,它在整个中国的汽车产业的变革进程当中这些年也是走在前列的,特别是重组整合过程中也是走在前列,但是我觉得就像我们上一期杂志的封面写的《成长的代价》一样,整合不是那么顺利的,但实际上我觉得这里的问题就是说政策层面、地方的理解等各方面,这种僵化思维等等各方面都是我们变革当中的一个困难,因为大家讲整合必须迅速进行,这种整合也不能是小舢板拼着航空母舰,一定要有机融合,必然是痛苦的,是刮骨疗毒似的,因为很多人要被兼并,要告别过去,告别过去是很痛苦的。这种痛苦我们能不能承受,让你回答这个问题肯定也很痛苦,但是你必须要回答。

邹文超:我搞车几十年,我对车的认识,一个老领导跟我说,就像骑在虎背上一样,很威风,汽车一整就是几十个亿、上百亿,影响也很大。但是上去就下不来,下来就摔死。对搞车的人,我的体会是“痛并快乐着”,特别是长安汽车,中国长安,刚才孔院士讲了,孔院士也是我们的独立董事,中国长安也是属于“野狗”,“三大三小两微”,属于两微的,但是有关领导说我们是“野狗”,我们的领导说我们是“军犬”,因为我们母公司是军工企业。长安汽车也好,中国长安走到这一步非常不容易,但是我觉得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汽车工业的发展,我个人的感受,我觉得总体来讲首先是我们的汽车工业的水平整体,大家说是合资的就不算中国的,我觉得稍微狭隘了一点。

邹文超:自主品牌不会垮 可以死后重生

我们在座的年轻一点的同志可能很多人买了车,我大学毕业十年之内我当时没想到我能买车,但是我想现在的大学毕业十年的人说买不上车的可能没有,所以整个企业会面对老百姓这是毋庸置疑的。现在为止我们也有很多困惑,今天我们大家也特别谈到了自主品牌的问题,我觉得我跟尹总有同感,大家不用担心,中国的自主品牌死不了,即使今天它不行了,明天还会活过来,没有那么可怕。

我们在80年代,刚开始做第一辆车的时候,当时就做铃木一个产品,一个产品就卖了中国四五家,当时长安生产的产品都是买来的。我们在90年代末期的时候,长安的面包车,我们自己的股份公司上市的产品就完全是自己在开发了,长安汽车去年产销超过两百万辆,但是70%是自主品牌。大家说带来的利润也好,说可能合资企业贡献很大,但是这几年中国的自主品牌面临了一些问题,但是它的发展大家还是要看到。很多合资企业要搞合资自主,这是什么样的信号呢?合资企业在担心我们自主品牌了,我是从正面理解,为什么它要搞合资自主,是因为它还是担心了,因为这很大一块市场它没有,它担心自主品牌在这个市场做得很强大以后抢它另外的市场。我想从另外一个角度也要从积极方面思考这个问题,而不能说自主品牌我们好像占有率下降,我觉得如果说我们花十年八年,我们就能跟老外平起平坐,我觉得大家把汽车工业看得太简单了,不是那么容易的,要给我们一些时间。

大家说国有企业也没有搞自主,我觉得长安这几年我们在坚持搞自主,我们70%以上的产销量是自主品牌。现在我们拥有4000多人的开发中心,我们在中国、意大利、美国、英国、日本有我们的分中心,这些中心不是我们就几个人而已,是我们有资产、有几十个我们自己的员工,老外都是我的员工,都是一些老外在意大利,我上次去看了,大概只有五名国内的员工,其他的大概一百多人都是老外。所以我们也在积极地提升我们的自主开发能力的建设,所以大家对国有企业可能认为就是几大家,对自主开发、自主创新有些担心,我在这里向各位专家、各位同仁、各位媒体朋友讲的是中国长安,包括今天我们奇瑞的尹总,我们一直在孜孜以求的在追求,在追求我们的自主品牌,追求我们自有的技术。所以我想对于中国长安来讲,我们会继续在自主的这条路上走下去,我也相信我们能够走出来。

当然,搞自主品牌是“痛并快乐着”,痛大家讲我们现在市场的氛围,现在大家对自主品牌的认识,中国的文化对自主品牌的影响是蛮大的,汽车是流动的产品,中国人很喜欢炫耀自己,尤其流动产品要弄到外面去看的,大家好像买一个自主的,就觉得档次不够,有些掉架,这个文化有很大的影响。韩国和我们相比,这个文化就好得多,方方面面可能对自主品牌的氛围也有一些影响,包括宏观政策层面,今天在座有很多媒体,因为我在合资企业工作过,合资企业一般搞活动请媒体,很多人都愿意去,但是自主品牌如果说搞一些活动,可能有的就不太关注。我们也应该营造一个全社会关注自主品牌的氛围,上至中央,从自己企业来讲我们要做好自己的事情,从大众消费者、从媒体导向,有时候我也说自主品牌一出点什么事,可能负面的东西就很多,但是合资一做点什么,公关能力和方方面面的影响很快就消失了,我觉得大家都要来关心这个,营造一种氛围来支持自主品牌。

当然,我觉得作为生产企业来讲,这是你的本职,你自己没做好,让别人来宣传你、保护你没有用,关键自己要做好。自主品牌要做好几件事情,第一是要坚持,不是两三年就弄了一个非常经典的产品出来,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即使弄出一个经典产品出来,因为一个自主品牌不是说你光产品就可以的,还有品牌的影响力、管理、供应商体系、经销商体系、质量等等。所以自己要坚持。

第二就是要持之以恒地打造品牌。

第三就是要在质量、产品造型、品质等等方面尽快地向全球的合资品牌靠齐。这一点中国人,我们什么事都可以干得出来,卫星上天、载人飞船别人做得出来我们也可以做得出来,只不过我们比较晚一点,但是我们追得上去,我们有这个能力,也相信自己。

最后就是要打造一个团队,做好一个品牌不光是设计问题,还有管理问题,你的领导团队、团队能力、管理水平等等。所以我想对自主来讲,我充满信心,我也认为中国的汽车市场上长远来讲自主品牌必定有它的一席之地。

刚才贾可博士也谈到了重组问题,我也简单说一下,重组,大家可以想想在全球汽车工业几大集团没有不重组的,是多次反复的,我觉得汽车工业发展走这条路不是说走不走的问题,一定要走,但是这个过程如何处理好方方面面的关系,如何尊重被重组的企业,如何让被重组的人理解重组的企业的文化,这是大家要去学习的一个过程。重组是必由之路,但是这个过程我想今天你不走,明天你还会走,以后今天你走的时候可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可能下一步就这些问题你就有经验了,所以我相信重组之路我们一定要走下去,当然,这里也涉及到因为中国的特色问题,因为中国很多是有国有的,有地方经济的,这个利益关系影响很大,国外在这方面的利益影响牵扯面少一些,因为我们这里涉及到地方利益,有时候跟它没有关系的它也认为跟它有关系,所以这个难度很大,但是我想中国长安我们重组这条路还会继续走下去,我们也会把我们重组的企业一定做好,让我们整个长安、哈飞、昌河三大品牌都要让它继续发展下去。

本文由必赢电子游戏娱乐发布于汽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多做些实事,自己作主车企怎样在战略层面进步

关键词: